杂谈随笔

我的第一读者(散文)

文/蓝文柯 平生无大志,闲来无事就喜欢一个人涂鸦乱谭,写点四六不通忙人不理闲人厌看的所谓文字,美其名曰爱好写作,其实不过是孤芳自赏自娱自乐而已。 有时候,费尽时日搜...

那些年那些事,再也不从来

文/咪哆   那一年,缘分的认识……走在一起。 那一年,满怀的喜悦却变惊讶,我却接受了不一样的你。   那一年,彼此的信任踏上简单路,一走就十年,其中有欢笑、有喜悦...

野鹤遐想:宁湖春色梨花吟

文字:野鹤 野鹤遐想……宁湖春色梨花吟 也许是一种情怀和思绪的萦绕飘逸,早春时节的风情身影,最易让人常常深陷于春愁的困扰或愚钝之中,而沉默寡言或沉湎无语或沉思不已,...

看见梦中茶

文/辉树森 我们的车子一进天堂山腹地,便见一条如烟似云的村道从山下慢慢升腾至山顶,它紧紧地抓住沧江护林防火大道。 三月五日,我有幸参加昌宁作家协会组织的澜沧江天堂山...

坐在飞机里的遐想

文/李培勋   享坐在飞机里遨游时空的感觉绝非一般。这个庞然大物,能顺利把我们托举到人类不能想象及梦幻的顶端,暂时远离了世俗的浮躁,似乎与飞临太空没有什么两样。可想...

人生没有草稿

文/瞿萌彤   灯光渐渐亮起,泛黄的灯光使整个房间变得格外温馨。   我看向窗外的万家灯火,还有车水马龙的街市。绚丽的灯光装点着这座繁华的城市,使它在夜晚也不会让人...

再笑碰了南墙不回头

文/我爱小雅 ——旱中 虽然只是单休日, 虽然受到了“矫直机风机”事件的干扰没有休息好,虽然气温下降并下起了雨但并没有太影响我采风计划的成行…… 00:30   果...

麦子黄了,杏子熟了

文/付强 小满一过,树梢上向阳的杏子因为有了充足的光照,早早的就会露出点黄意,这时的杏儿还没完全熟透,依旧酸。 麦子黄了,待到能割的时候,杏子就熟了。 看到杏子,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