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郑燕

  在这个失去了魅力的三九严寒,树木瘦弱得只剩下了嶙峋的枝干,连最多事的麻雀都不出来觅食了。那往日碧波粼粼的河面虽无万里雪飘,却也是千里冰封,河水像是兑了牛奶,冰冻成了乳白色。冬天仿佛给这个世界按下了暂停键,让世间万物停止了生长,也停止了欢乐,变得无颜无色,无声无息。

静立在冰河边看着这满目的萧条,体会着寒冷的厚度。突然从一滩芦苇丛中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咕噜咕噜……嘭啪……咕噜咕噜……这声音仿佛在又粗又长的管道中滚动,在黑暗中穿行,突又挣脱了束缚,却不敢肆意声张,憋着一股欲罢不能的冲动。先是有点沉闷,随后又有些空灵,余音缭绕,回旋耳际。

一开始我怀疑是不是躲在芦苇丛里的水鸟发出的声音,投了一块石头过去没有惊起任何飞鸟,那奇怪的声音也并没有因为我的骚扰而停歇。在冰冻三尺的河面行走了一段,我确定这声音是从我脚下传来,难道是来自冰河深处大地的心跳?在没注意到它的时候,整个冰面是一片空旷死寂,当我留意倾听时,类似的声音就开始此起彼伏,仿佛无数大的小的珠子在冰面上滚动,忽高忽低,忽长忽短,忽远忽近……这不可捉摸的声音由一个个单音连绵成了抑扬顿挫的旋律,这旋律由最初的细微被空气滤过后变得越来越清晰。

驻足河岸静静聆听这冰河发出的神奇音响,就像在欣赏一场打击乐与管弦乐的交响音乐会,这寒冷孤寂的冬天突然间有了生机和活力。

  这魔一般的声音究竟来自哪里?又是哪一位大师创造? 静神凝思 ,我猜测这声音应该是藏在冰面下的流水创造出来的吧。别看河水的表面仿佛被冻成了冰疙瘩,毫无生气,其实厚厚的冰层下温暖如春,那里依然暗流涌动,水草飘摇,鱼虾欢游。水流并不会因为寒冷而停止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它们积聚了一冬的能量,想冲破冰的禁锢,精美图集 (81)
把春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传递出去。于是流动的水向凝固的冰进攻,柔绵寸进,上漫下拱,不止不息,于是就有了这冰与水的绝响,淳朴、昂扬,充满了对春的幻想。

以前一直以为报春的使者是燕子,是春雨,是柳芽,是杨花……今天发现这冰河水才是名副其实的报春使者。虽是三九严寒可挡不住冰河水的热情歌唱。它的歌已从河底唱到冰面,过不了多时,就会从冰面唱到宽阔的河岸,唱入软溶溶的春泥,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小鸭扑通一声跳入河中,划开一道春水……啊,春天马上就要来了!

乐享运营主要分享网络推广相关知识
乐享运营 » 听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