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树白玉兰,岁岁笑春风

2 (20)

文/沉默是金

《玉兰》

绰约新妆玉有辉,

素娥千队雪成围。

我知姑射真仙子,

天遣霓裳试羽衣。

影落空阶初月冷,

香生别院晚风微。

玉环飞燕原相敌,

笑比江梅不恨肥。

——明 · 文征明

阳春三月,春风和煦,万物复苏。但在这个春天,上海正面临着常态化疫情防控以来,形势最为严峻和复杂的挑战。在疫情阻击战中,我们看到无数平凡又勇毅的“大白”,他们守护着这座城市,守卫着百姓健康。在自然界中,也有一种早春开白花的树木,叫白玉兰,满树洁白的花朵能给人们带来春天的温暖和希望。

对于上海市民来说市花白玉兰有着特殊的意义,它的绽放不显山不露水,也不能与丁香的婉约、桃花的红艳相媲美,只有淡淡的芳香与没有任何装饰、洁白无瑕的花瓣,纯粹得连叶都多余,却透露着优雅从容的气质。

白玉兰在上海有着长期的栽培历史,上海现有白玉兰古树名木及古树后续资源(文中简称“古树”)10株,而每一株白玉兰古树都有自己的故事。气候正当时,白玉兰相继开放,我们今天就来讲讲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三株白玉兰古树,虽历经时代变迁,依旧傲然挺立展新貌。

见证红色历史,传承奋进力量——青浦“岁数最大”白玉兰
最年长的白玉兰位于青浦区练塘镇陈云纪念馆伟人铜像馆的天井内,树高8.7米,冠径3米。它的花蕾顶着大风度过严冬,经过整冬的沉默,不待叶发,便于早春傲然开放,20多平方米的天井,被一树洁白如玉的花朵所占据,如白蝴蝶面对着浩瀚的蓝天振翅欲飞。它是历史的见证者,活的文物,它陪伴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云同志的少年成长,见证了陈云纪念馆的发展,成为了陈云故居的独特景观。

见证国际合作,延续上海精神——长宁“元首级别”白玉兰
2006年6月14日,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期间,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在西郊宾馆逸兴亭边共同栽植了这棵白玉兰。2011年10月被确定为名木。初春,乍暖还寒,一朵朵白玉兰花像一只只洁白无瑕的玉铃在风中摇曳着,侧耳倾听,那清脆悦耳的铃声在风中传送着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之音。

见证工业遗存,转型生态岛建设——崇明“活着的民族工业发展史”白玉兰
位于堡镇的上棉三十五厂曾经是崇明地方工业最早、规模最大的企业,当初机器轰鸣,纱锭飞转,但后来因产业结构的调整,于2007年轰响了八十多年的纺织机声彻底地沉寂下来。然在这片废弃的厂房中,珍藏着很多古树及后续资源,目前确认的百年以上的古树5株,古树后续资源3株。这些古树及后续资源的发现,对崇明乃至上海来说都是一个惊喜,而这株白玉兰古树后续资源无论在胸径、冠径的数值还是分枝数量上,在全市范围都极为罕见。这些古树,比纱厂的历史还要长,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它们,遗世独立,不着一语地见证着崇明工业化发展的潮起潮落,乃至一方水土的兴盛。

相信风雨过后定有彩虹,

我们要跟白玉兰一样,

有着向上的力量,

一起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乐享运营主要分享网络推广相关知识
乐享运营 » 古树白玉兰,岁岁笑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