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随笔

听春

文/郑燕   在这个失去了魅力的三九严寒,树木瘦弱得只剩下了嶙峋的枝干,连最多事的麻雀都不出来觅食了。那往日碧波粼粼的河面虽无万里雪飘,却也是千里冰封,河水像是兑了...

感恩三月

文/大槐树 时今已到三月,门前的碎碎紫经过春风化雨已经醒来,那一簇簇紫色的豆蔻围绕着赭白色的老杆,在和煦的阳光下是那么的光鲜亮丽!这些青春的风彩和紫醉的感觉不由我想...

古树白玉兰,岁岁笑春风

文/沉默是金 《玉兰》 绰约新妆玉有辉, 素娥千队雪成围。 我知姑射真仙子, 天遣霓裳试羽衣。 影落空阶初月冷, 香生别院晚风微。 玉环飞燕原相敌, 笑比江梅不恨肥...

一盏光阴

文/树上的鲤鱼   好久没这样静下心来,坐在午后的阳光里,看着门外来回穿梭的行人。眼前的影像是一部真实的生活剧本,而此时的我,既不是导演也不是演员,只是一个坐在红尘...

考察

文/足迹 县委组织部一连接到近百封群众来信,为三岔乡乡长张三请功。组织部严部长看后,十分惊喜。严部长是个老组织,群众来信来访上告书记乡长的事他见得多了,而且每次都是...

又是一季四月天

文/青甜心雨   光阴转瞬即逝,如今又是一个四月天,人间最美的四月天。枫又红了,回忆又萌芽了,思念也开花了,一个长满了相思的季节。一幕幕,放电影似的在脑海中闪现,想...

人生没有草稿

文/瞿萌彤   灯光渐渐亮起,泛黄的灯光使整个房间变得格外温馨。   我看向窗外的万家灯火,还有车水马龙的街市。绚丽的灯光装点着这座繁华的城市,使它在夜晚也不会让人...

触手可及的美好,却更易幻灭。

文/栖白 《三月,是一幅画》 盛开的桃花、梨花,以及玉兰花,点缀着万绿丛,为它们增添了丝丝生气。 她们似乎能感知人们的到来,每天都等在我们必经的路旁。 三月里的校园...

日记:“我哭醒了”

作者:夏荷 教师   昨夜梦里与佛友去朝拜寺庙,走丢了。我来到一条大河堤岸上,瞭望四周有两个老头儿垂钓,他们也不知道路在那里。 急中生智给你打电话,你不接电话,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