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煮一段文字 醉一纸流年

浏览过许多中外著作,凝视过万水千山,徜徉在隽秀的文字里,忘返于字里行间,或恢宏或伟岸或奔放或温婉,那淡淡的墨香氤氲了心房,染香了我生命中的岁岁年年。 从唐诗宋词到明...

浅浅地笑

这个夏天太炙热,热得有点过分,以前夏天能穿十几天的裙子,这个夏天美美的穿了一个夏天,还在继续。 喜欢下雨的夏天,硬撑着,不下。连雷阵雨都很矫情,打一两下雷,下两三点...

行为的修炼

晕晕然,只给个人一个态度,没有什么可神速突出的,只要你的说法和实际作用在这里感触,在无所谓的天空下,还是明白孑然一身是随意和不羁,身体自由支配,神思不需要左冲右突,...

家在文兴

家在文兴。文兴的土地上留下了我童年、少年、青年、中年稠密的脚印。尤其是童年和少年,很多地方的脚印已经多次反复重叠压印出了一条条光洁的路。我在将我的痕迹印在文兴这片养...

立秋已至,思念疯长

一阵雷鸣,一场大雨,淋漓尽致,带来了炎热才有的痛快。雨声与雷声交织,家里忽暗,吊扇依旧慢悠悠地转着,等雷声停了,就走上阳台,看雨洗刷着每个角落…… 看雨中树,看雨中...

火把的思念

夏已尽,寒蝉鸣;秋亦至,落叶萧。炎夏收敛起了炽热和烦躁,慢慢融化在秋的凉爽和充实中。火把节已越三四日,火把花却依旧艳若红霞,我不明白这两者是否有关联,但摆榔的火把节...

我也不想这样

伤到了一定的痛点,或许就感觉不到痛了;爱到一定的极限,也就不会再爱了。 我仿佛穿上了一个刀枪不入的盔甲,不仅仅是刀枪不入,更多的是百毒不侵。 现在的我如同行尸走肉般...

那年,那事,她却一直装在心里

如火如荼的7月,在一场喜庆的场合,她带着初长成人的帅气儿子,了却了多年的一桩心愿,前夫生前的借款有了交代,心情释然,内心无比轻松。 当年,我们都曾经年轻,我和她的前...

男人四十的感慨

于晨鸟鸣叫中,获知天将明亮。习惯性的打开窗帘,让早晨的第一束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床上婆娘的鼾声依旧……也是难为她了。想想自己昨夜晚归,带了龙虾,就着啤酒,喝完了还...